您所在的位置:广州搬家公司 > 新闻中心 > 搬家动态 > 在一次次搬家中找寻梦想
搬家动态

在一次次搬家中找寻梦想

作者: 来源:www.wzbqgs.com 日期:2016/11/11 14:16:24 人气:25 评论:0 标签:

中秋过后,团圆过后的人们、旅行回来的人们就又要迁徙了。今天就聊聊人类固定迁徙的事儿——搬家。

人生总是被物质所累,也因此会为住房而恼,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,有喜悦,也有失落。

“搬家”是电影中经常出现的场景,当我们看到主人公搬着一个个箱子到了新地方居住,我们就知道,好戏要开始啦!

而他们的“搬家”,总是有着更深层的缘由,可不简简单单是为了逃离某位怪邻居。

对于一些人,搬家是最好的隐藏。他内心藏着不能让别人探知的秘密。

广州大众搬家公司给大家介绍有一部名为《这个男人来自地球》的电影,他的主人公,每过十年就要搬一次家。

他住在一派恬静自然的风光中,朋友们满怀留恋的为男主人公约翰送行。他和他的同事们都是哈佛大学的教授。

他有什么不满吗?为何要义无反顾的离开?

原因,朝昔相处十年的同事们,不经意间一语道破。

一个在时间上没有任何改变的人,必然要在空间中做出改变。

约翰是一位被“上帝”放弃的人,从史前时代到今天,他活了 14000 年。

他在同事们的惜别之情中,忍不住吐露了深藏的秘密。

同事们震惊了!他们不肯相信朝夕相处的同事,居然在洞穴上做过画,看过猛犸象,与哥伦布一起航过海,和梵高曾经是朋友,得过天花与黑死病。

有的人,甚至拿着枪指着他试探。

然而约翰最终还是搬走了。

约翰的搬家经历,牵扯出了一位不死者的秘密,一群教授围着他,问这问那,探讨时间的维度,生与死。最终,连我们观影的人都不得不相信,他真的是活了14000岁啊!

这部电影用了一群不知名的演员,在一间乡下别墅中拍摄,预算之少令人瞠目,却被广大影迷们奉为神剧。就拍摄方式而言,它是《为奴十二载》的先行者。

搬家虽然探讨的是空间,然而却在诉说着时间的秘密。关于我是谁,关于未来与死亡。

“搬家”对很多人来说,意味着梦想的可视化。人们总是不愿意放弃能够抓到的梦想啊!

“Dream House”的心理在很多电影中都能感受到。不论是治愈系的,还是现实主义的。

我最近看了一部几年来一直想看,现在终于将其看完的电影,名为《东京塔》。是很多人都喜欢的日本演员小田切让主演的。

由于我一直在写这篇关于搬家文章(搞得好像很难产的样子,干笑三声),这部电影让我眼前一亮——主人公搬了太多次家,而电影几乎就是由搬家而串联的。

幼年,主人公那位不靠谱的老爸总是喝醉酒,然后打母亲,双方吵架,最终父母离婚。

母亲仅一人,拎着一只大木箱,拉着他搬回了娘家。

但我相信在他心中,一份小小的理想已经失落了。他心中一直难以忘怀父亲那张站在未建成的东京塔前的照片。可是他离父亲却越来越远。

他的妈妈靠艰辛的做工抚养他长大,但他一直憧憬着东京塔,憧憬着父亲曾经过活过的生活,终于,他考到东京去上大学。正如那个叫做“迷失东京”的电影一样,他在东京很快迷失了:抽烟、搞女人、打牌,险些不能毕业。

他四处打工,不敢回老家,也穷困潦倒,由于没有固定工作他只有靠伪造身份才能租到房子。

他和室友在破乱不堪的出租屋中,相互鼓励着。

直到依靠自己的漫画、撰稿方面的才华改善了生活,可是一直支持他的母亲却患了癌症。

是时候做些什么了,他租了好一些的房子,将母亲接到了东京,从此,两个人的新生活开始了,他又有家了。

他妈妈做饭手艺很好,因此他的家也成了朋友们和母亲聚会的地方。母亲(右一)在讲述和父亲相遇的故事。

但癌症终究没能治好,母亲的病越来越重,儿子为母亲找到了一间能看到东京塔的病房,并且租了一间更大的房子,他要让母亲享最后的福,住到大房子。

最终他也在这间大房子中送别了母亲。

一个孝子的尽孝,一个男人的理想都在一次次搬家中失落与实现。

房子寄托了人生太多意义,我们才不尽的思索居住的意义。

海德格尔在《筑思居》中曾说:“我们不仅居住——这实质上将是不活动的——我们还从事工作。我们从事买卖,我们旅行并在旅途中寻找住所,一会在此,一会在彼。”

搬家也是属于居住的一部分。而居住并不仅是指房子,还指我们的生活方式、我们的工作,还有建筑本身。

居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。若要拥有自由,若要生存,似乎还是应该多搬一些家。所以地球上总有一些人在流浪,居无定所也是流浪者最本质的标签。

有一些艺术家注定要流浪。但流浪中满是失望与疮痍,毫无傲骨,也充分说明,在艺术浪潮中,只有少数人才能被称作弄潮儿,而大部分人随着潮起潮落,渐渐被遗忘,但他们也是每一个艺术潮流的根基。

这便是科恩兄弟的电影《醉乡民谣》中所表达的。

勒维恩(奥斯卡·伊萨克 Oscar Isaac 饰)是美国六十年代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民谣歌手,他睡过了这一晚,都不知道下一晚在哪里入眠,这真真也是一个靠屡次搬家串联的故事。他不停的求助朋友,不停的唱歌、写歌,也不停的搬家,找能唱歌表演的酒吧。时间白白过去,但是好像什么都没能留下。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wzbqgs.com/xingyedongtai/480.html
新闻评论
发表评论
新闻中心
业务范围